李悦:我的故事,关于偏见的三重思考

2023-02-01

东光明人物

李悦:东光明中日国际高中日语教师,北京邮电大学日语学士、北京大学日语口译硕士。

image.png

打破偏见:我的实力无关性别



女孩子天生擅长学习语言?


“这次考试考得不错啊,但老师担心后续加了物理和化学这两门学科之后,你的排名会下滑,你也知道,男孩子学理更有优势,所以一定要继续加油,不要让男孩子们超过你哦。”


当年仅13岁的我听到老师跟我讲这番话时,我心存感激,觉得这是老师对我温暖的关怀。可当26岁的我再回过头来重新审视这番话时,我不但不会觉得温暖,反而会觉得这是一种赤裸裸的威胁:作为女孩子,我必须加倍努力,不然就会被男孩子们轻易地超越,毕竟他们很“聪明”,只不过比较晚熟,不懂得学习的重要性罢了。


于是,为了防止被“男孩子们”超越,当时的我拼了命地努力。可物理也学了,化学也学了,两年之后,中考结束,我依然没有等到那群能够轻松超越我的男孩子们。


这样的情况在进入高中后发生了转变。我所在的高中是全山西省最好的高中之一,拥有全省范围内最优质的生源。几次考试下来,一批比我优秀的男孩子们出现了。但与此同时,我也看到,在我面前的还有一批实力与能力都和男孩子们相当的女孩子们。她们文理兼长,她们热情勇敢,她们才华横溢。那时我才意识到我被老师骗了,原来女孩子们也可以把理科学得很好,成绩和实力与性别无关。

image.png


我大学的专业是日语。四年的时间里,各个学科的前几名几乎都被女生包揽。当我把这个现象分享给周围人的时候,难免会听到几句类似于这样的评价:“女孩子嘛,学语言有天赋的,男孩子们心不细,学不好也正常。” 那时我意识到,一份四年如一日的努力,一份时刻都不敢懈怠的紧张感,原来在某些人的眼里用一句简单的“有优势、有天赋”就可以轻松概括。


性别歧视是近年来讨论度很高的话题,但我觉得“歧视”这个词放在这篇文章里有点重了,换成“偏见”则更为理性与温和。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,我们每个人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,都难免会遇到不同程度的性别偏见。“作为男孩子怎么能哭哭啼啼,跟个女孩儿似的,娘娘腔”;“你看看你,作为个女孩子,怎么总是穿得跟个男生似的,假小子”。


在此我想对我的学生们说:请不要理会别人在性别上对你抱有的偏见,且更重要的是,我们自己不要给自己设下所谓的性别偏见。希望我的学生们在今后的人生中,能够摆脱性别对你思维方式的限制,不要去思考作为男生,我应该或者不该做什么;作为女生,我应该或者不该做什么。而是思考作为一个有尊严有道德的人,我应该或者不该做什么。打破偏见,我的实力无关性别。



打破偏见:我的眼中是宇宙苍穹



北京好还是上海好?


经常有人问我这样的问题:你觉得北京和上海哪个城市更好?或者是你觉得和北京、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相比,你的家乡太原还有哪些不足?对于类似这样的问题,我的回答是:感觉都差不多,在哪儿都一样。此时对方一定会投来诧异的目光:怎么可能,不同的城市有着不同的水土,不同的风俗,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,你怎么能感觉不到差别呢?你这个人还真是愚钝。


的确,北京、上海再加上我的家乡太原,这三座城市在许多方面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差别,而对于这些差别,与其说是我感受不到,不如说是我并不在意。选择一个城市学习也好,工作也罢,我看中的并不是这座城市的气候是干燥还是湿润,豆腐脑是吃咸的还是吃甜的,或者说这座城市有多少别的城市所没有的品牌或游乐场。我在意的是这座城市能够带给我多少幸福感与满足感。


太原是我的家乡,它的一草一木都塑造了我的人格,那里有我最爱的家人,有我美好的童年回忆;北京是我求学的地方,它为我打开通往广阔世界的大门,丰富了我的思想,那里有我值得用一生去珍惜的朋友和用一生去感激的恩师;而上海则是我工作的地方,它为我提供了宽广的平台,坚定了我的理想,在这里我有新的朋友,有和我一起成长的学生们,正因为他们的存在,让我和上海这座城市有了愈发密切的联系和愈发深刻的情感。这三座城市虽然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和色彩,但却带给我相同的满足感与幸福感,从这个维度来讲,这三座城市在我眼中确实没有什么区别,在哪里都一样,在哪里我都可以创造并收获幸福。

image.png

经常有学生这样跟我说道:老师,我将来留学只去东京的学校,因为在我眼里除东京以外的地方都是农村,我不想去;也有学生说:老师,我将来去了日本(美国)之后就不回中国了。对此我想说:孩子,去哪里是你的自由,只要你自己喜欢,老师都支持你的选择。但也希望你不要将自己的选择局限于某个城市或某个国家。世界这么大,在有限的人生之中,如果能够打破地域上的偏见,多去探索和发现不同城市或地区的奥秘,丰富自己的人生,也许你会发现,好像在哪里都一样,好像选择哪里都不错。


我是星球大战的铁杆粉丝。


不得不说,星球大战系列电影极大的影响了我的人生观、价值观、世界观,乃至宇宙观。它让我对神秘的宇宙空间有了无限的遐想,同时也让我意识到,也许地球并不是宇宙空间中唯一存在智慧生命体的星球,而人类也不一定是苍茫宇宙中唯一存在的智慧生物。和浩瀚的宇宙相比,我们美丽的地球,我们人类引以为豪的灿烂文明,显得是那样的渺小与单薄。在无穷大的宇宙空间里,北京和上海,东京和纽约也只不过是一个个微不足道的小小尘埃罢了,谁又会在乎它们之间谁比谁更好呢。


打破偏见:我的极限是无限


第一名都做不到的事情,第七名怎么能做到?


2017年9月,学院的保研名单出炉,上面没有我的名字。


遗憾是肯定的,但与此同时,我对学院所制定的保研细则有一些不理解的地方,于是去教务处咨询负责相关工作的老师。当我提出了我的质疑之后,老师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淡淡地问了一句:“你的综合排名是第几啊?”我回答:“第七。” 听到我的回答,老师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难以捉摸的笑容。“哦,第七啊,那保研规则无论怎么变应该都跟你没有关系吧。”


我不记得当时的我是如何回应那位老师,以及是如何离开教务处的,只记得当时我的心情很复杂:羞愧、愤怒但无力。因为是第七名,所以连质疑规则的权利都没有,更何况是改变规则了。


难过又如何,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。几天之后,当时综合排名第一的同学保研北大失败了。我认为证明自己的机会到了:第一名挑战失败的事情,如果我这个第七名能够挑战成功的话,岂不是能够完美回击别人对我的质疑了吗?于是经过近四个月的备考,并在老师和前辈的帮助下,我以初试第一名的身份成功考入北京大学口译专业。但在这四个月的时间里,我矛盾过、纠结过、怀疑过。是啊,第一名都做不到的事情我这个第七名能做到吗?

image.png

我曾经不止一次梦到过自己考研失败,然后教务处的那位老师推了推眼镜,以一种极为微妙的表情对我说:“我告诉过你,第七名就是第七名,不要有幻想,但你却偏偏不信。”从梦中惊醒后,我恐惧,我流泪,但很快又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:我的敌人不是那个第一名的学生,也不是教务处的老师,而是我自己带给自己的偏见和恐惧。只有打破这份“我不行,我做不到”的偏见和恐惧,我才能够突破自己,完成别人眼中“mission impossible ”。


偏见和恐惧被打破的瞬间,便是梦想成真的瞬间。


我听到过太多类似于这样的话:“老师,我没有学语言的天赋。”“老师,我生来就脑子笨,记不住单词。”可是当你连尝试都没有尝试,甚至只作出10%的努力的时候,又怎么能过早地怀疑甚至否定自己呢?有时,有些偏见并不是别人施加给我们的,而是我们自己强加于自己的。或是出于对未知的恐惧,或是出于难以克服的惰性。希望我的学生们都可以无惧挑战、勇往直前,第七名不会永远是第七名。我们的极限在哪里?答案是无限。



image.png

Copyright © 2021-东光明学校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 ©